2007/04/27-04/29
行道會 榮耀堂 經歷神營會

很簡單的,就決定參與這次的營會,和小潔思,手拉手,上山去。

怎麼說呢,很奇妙,從前聽聞的,發生在眼前,從前聽聞的,發生在自己的身上,然後,抗拒,然後,相信,然後,接受。

先前說過,不了瞭神的愛,理性大過於感性,所以我知道祂存在,我知道祂唯一,我知道祂掌管萬有、創造一切;但就像學習一門課一樣,知識長了很多,但我無法說出愛。

:::序曲:::

營會的第一天、第一個晚上,大家一起分享了來這營會的期待,
我是這麼說的:
就像營會的主題「經歷神」,
我希望可以真的經歷神,
因為到目前為止,
我發現我都是理智上知道上,
我知道祂創造祂萬有祂主宰、祂慈愛祂大能祂…

但就像是學習一門科目一樣,
屬於理智上的而非感情上的,
所以希望可以經歷神。

後來承翰哥為我們作祝福禱告,
每一次聽到方言禱告,感覺都很奇妙。

他分享他在禱告中,所看見的異象:
我看見上帝把你抱在懷裡,你在祂的懷中流淚哭泣,
祂使你的石心變肉心,你會明白神的愛,你也擁抱著祂。

順著他的話語,一個畫面在我腦海中勾勒出來。
我'看'到了有'人'從我的背後緊緊抱住,然後我也回身抱著。

不是很瞭解將要發生的事,也有點懷疑可能會發生的事,
帶著點害怕與期待,三天的營會。

聽見承翰哥的分享,有點嚇到,因為在我分享時,並沒有說出我不懂神的愛,但他卻說出了,這困擾我許久的問題,將會獲得抒解。


:::中段:::

敬拜的感覺,真好,很久沒有如此投入,自由敬拜自由歌唱,人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旋律來讚美神。

營會中,也有很多的教導,原生家庭的影響、忘了…晚點再補。
有時候自己受了傷,卻會自己欺瞞自己─「那其實沒什麼」
用虛假的堅強遮掩自己的軟弱。

第二天的下午,為各種魂結的砍斷來禱告。
聽了素秋姊跟承翰哥的建議,
即使自己只有10%的狀況和主領者描述的相同,那都向前去吧,
雖然坐在座位上也可以,
但向前去,一方面讓服事者可以知道你需要而來服事你,
一方面也是宣告,向上帝宣告──「我願意」

接近傍晚男女分開,作更細節的砍斷魂結的禱告,
第一個,為被掌控的來禱告,我向前走,因為似乎有5%相似的狀況,
本來還是不想的,但最後決定,往前走吧。
果然,禱告完後我還是很冷靜。

接著,忘了到第幾個時,
主領的師母問:「曾經有自殺過的,有自殺念頭的、曾經有自殘的或傾向的請往前走。」

我…猶豫了,這是沒有說出過的事,
往前,就表示周圍的人都會知道─我的黑暗。

不是真的想過說要自殺,畢竟我連國中小女生常作的在手上刻字的自殘舉動都不敢了,
但卻曾經、不只一次這麼想:「如果我明天就不在了多好」、走路騎車出車禍的畫面、「如果我就這麼死掉、出車禍的話、溺水的話」…

還是往前吧,不是說不要管他人的目光,這是自己和神的關係,
往前吧!就往前吧。

在前面跪了下來,師母:「請大家到前面來給這些一個擁抱」
小潔思給了我一個擁抱,心,好像在發燙,有點害羞有點窘迫,
忽然間,有人從我的後面抱住了我,淚流、哭泣。

我心裡想著,我怎麼哭了、我為什麼要哭呢?

我真的不曉得,但或許是神親自在醫治我吧:)。


晚上,禱告會,前面的3/4都處於冷靜/低沈/狀況外的狀況,
前1/2,即使被聖靈推倒時,也馬上就醒了過了,還是狀況外。
後面1/2,為方言的恩賜求父神賜予。

雖然口裡在讚美神,雖然嘴在向父神求,
但我的心裡真的是那麼懇切得著這方言嗎?我不曉得?只知道,總之這段時間就是要求恩賜就是了@@
所以我的口在讚美,心卻不知在哪裡。
甚至有些懷疑,方才不是才哭過,怎麼現在心情這麼沈靜。

聽到旁邊的人,開始口出方言時,反倒有些急了,
奇怪的不服輸心態又冒了出來,卻造成我更抗拒。
抗拒我若口出方言,不是出於神,乃是出於自己。

直到其中一段,似乎有點禱告到晃神了,忽然發現舌在自己躍動,用著我不曾用過的方式,
抗拒,害怕這是模仿而來的,又說出了「國語」,
繼續禱告,舌自行躍動,「抗拒」,「國語」,如此輪迴了幾次。

直到禱告結束後,試著讓自己的舌再次那樣的動作,才發現,原來剛剛不是出於己。

阿們,感謝主。



隔天早上承翰哥要我們分享這幾天的收穫,我分享著砍斷魂結的狀況。
(先分享他所為我們禱告時我們各人的異象,然後是否實現了?)
承翰哥回應說:
「我和師母昨天有討論到妳,
她問我說我昨天幫你禱告的是不是神抱著你,
她說她好像就是那畫面中神的位置,
她說她一抱到妳的時候,妳就哭了。
妳現在已經石心變肉心,妳會愈來愈感性」

聽到最後一句時,其實又有點嚇到了,感性,在我的生命中幾乎不存在過的,我真的會愈來愈感性嗎?


:::後段:::

哭泣這件事,在我的生命中已經不存在很久了。
國中時曾經哭過,通常是被父母打罵、覺得被罵的自己受了屈辱,但很掘強啊!努力的不發出聲音,只讓眼淚流。
另一次是生氣,寶被的東西被破壞,強大的憤怒。

大學時一次,失戀時,刻意營造出傷心的氣氛,淋雨騎車,哭一哭忽然對自己說:「HoZiYun, 妳好假」
不懂自己為何要哭,很努力的哭,卻覺得自己是假哭。

哭泣,真的很奇妙,當我一被擁抱,不是只有淚流,而是全然的哭泣。釋放。




在禱告中,求主使我不再虛假,不再帶上理智無所謂的假面具。
大多數認識我的人,似乎都會覺得,這個人是理智的。
有人這麼說:「怎麼成天看妳笑嘻嘻的」、「想像不出來你會有討厭的人」…大多數的人,似乎都覺得我很正面,連高中最好的同學都這麼覺得。

其實我只是隱藏了我的軟弱,露出了剛強的假象。

感謝主,我知道祢為我除了我的虛偽,真誠的在你面前。

:::番外:::

言語的力量真的很強大,期待與臍帶,

第一天耍冷說出來的話,害自己在之後只要聽到「期待」就想笑。

所以禱告要出聲,因為言語是帶著力量的。

所以說話要謹慎,因為言語是帶著力量的。
創作者介紹

::::我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與樣式被造的::::

Milly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nnie
  • 感性很好啊
    其實你已經是個很感性的人了,只不過自己說自己是理性一派

    加油,你會越來越明白,「愛」是個活潑亂跳的動詞,不再是個名詞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